返回栏目
首页股票 • 正文

大宗商品“抛售潮”蔓延:沪铜主力连吃两跌停 “螺纹金”早盘闪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

就商品市场而言,各方在率先抛售原油,以及避险功能阶段性丧失的贵金属后,又将目标对准了伦铜等有色品种,并一路传导至国内市场。

恐慌情绪笼罩在大宗商品市场。在原油为首的能化产品价格“崩塌”后,同样具备金融属性的有色金属,以及国内自主定价的黑色系业已加入暴跌队列。

3月19日,沪铜、沪锡期货主力合约双双跌停,而被业内戏称为“螺纹金”的螺纹钢期货2005合约早盘跌幅也一度超过4%。

至此,包括能化、有色、黑色在内的主要工业品板块全部沦陷,仅仅剩下基本面较强的农产品相对坚挺。

对此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19日指出,近期原油下跌、部分国家禁止裸空交易,使得对冲基金出现了流动性危机,进而抛售高收益资产,引发了整个市场的恐慌情绪发酵,“现在是风险资产、避险资产同步下跌,说明就是流动性的问题。”

华东一位商品交易员也认为,全球资本市场的动荡实质上是对美元流动体系的一场清算,“此前美国只要释放流动性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这次不一样,没有人能够预见到疫情的爆发,包括欧洲在内都出现了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就商品市场而言,各方在率先抛售原油,以及避险功能阶段性丧失的贵金属后,又将目标对准了伦铜等有色品种,并一路传导至国内市场。

抛售潮继续蔓延

2月3日至3月18日,INE原油期货主力2006合约下跌45.5%,沪铜期货主力下跌14.55%,黄金期货下跌2.54%。

螺纹钢2005合约其间上涨1.28%,远月2012合约更是上涨了4.3%。

结果,3月18日当晚全球商品市场运行节奏突变。美原油期货直接创下了20.52美元/桶的新低,这一价格已经十分接近于国际大行给出的二季度目标价,同时有色金属的代表伦铜同步出现加速下跌走势,全天收跌近8%。

由于是国际定价的商品,3月19日开盘后,国内商品全线下挫,高峰期包括铜、锡在内的12个商品期货主力合约跌停。

但是,行业供需面的变化又怎会如此迅速?

核心还是出在了资本市场的传导效应上。“伦铜大幅下跌主要来自宏观层面的情绪冲击。”SMM铜行业高级分析师魏雪3月19日表示,这周可以看到海外疫情仍然在持续发酵,同时海外各国的经济提振政策密集发布,然而这些刺激并非起到积极作用,反而增加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据她介绍,虽然铜兼具商品、金融属性,但是近两年主导价格的因素主要来自宏观经济层面。在全球经济增长步入颓势的背景下,其间铜价亦始终没有较好表现。

短期内致使伦铜暴跌的因素,则可能与海外流动性的减少有关。

“经济形势恶化时,获取现金的能力相应减弱,市场便会选择易于获得流动性的资产,比如黄金、铜。”景川称。

近期整个海外商品市场的下跌节奏亦是如此,以OPEC谈判失败的原油为开端,再到避险属性阶段性丧失的黄金,以及高价值的铜加入下跌队列。

对于国内市场而言,除了能化、有色板块受到直接冲击外,整体商品市场的下跌再次蔓延至自主定价的黑色系商品中。

即便是被戏称为“螺纹金”,以及热卷、线材等钢材品种,3月19日早盘均出现大幅回落走势。

实际上,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有色、黑色金属也曾因金融连锁反应出现腰斩式下跌。

只是,这次是因疫情对国内经济产生冲击后,市场普遍存在下半年会加大基建投资的预期,使得黑色系商品价格岿然不动,比如螺纹钢期货3月19日尾盘也已基本收复了当天跌幅。

“如果全球出现大规模的流动性危机,基建对黑色系的支撑预期就没有了根基。”上述交易员指出,当前市场与2008年无法对比,即便下半年基建有所增长,但只会被用来对冲疫情下滑的影响,而非将其作为主要的经济增长动力。

所以,在他看来,在风险资产、避险资产同步下跌的背景下,黑色系反而有所上涨本就不够合理。

农产品会否跟跌?

随着有色、黑色系商品加入“打折”队伍后,主要的大宗商品板块中,仅剩下农产品尚未出现加速下跌了。

而在整体市场进入系统性回落的背景下,农产品又能否独善其身?

“不能,系统性的下跌也会带动农产品价格回落,只是由于同宏观经济的关联度小于工业品,所以跌幅要小于后者。同时,在市场情绪得到释放后,部分具备基本面支撑的品种会迅速企稳反弹。”中原期货农产品分析师刘四奎3月19日表示。

据他介绍,农产品中的油脂在3月中旬已经出现明显回落,但是下游存在一定刚性消费作为支撑。

同时,与国外市场相关系数较高的豆粕,则受到疫情影响3月份到港数量减少,加上国内下游养殖业恢复性的刚需支撑,近期价格表现相对强势。

“这其中也有另类,比如棉花与外贸出口联系紧密,在需求端减弱后,近期价格表现紧跟其他工业品。”刘四奎称。

实际上,上述农产品内部走势的分化,以及原油等工业品的大幅回落也是有迹可循的。

中信建投期货在对近12年商品市场系统性下跌梳理后发现,农产品在每一次的风险事件下跌幅最低,而能化、金属、工业品跌幅大致相同。此外,在每一次商品整体反弹的过程中,铜、螺纹的平均涨幅最大,农产品中的棉花涨幅最大。

背后的逻辑在于,最迅速修复的消费是居民的可选消费和耐用品消费,而具有刚性的粮油食品等农产品短期很难受到大幅刺激。

换言之,即便未来商品抛售潮蔓延至农产品领域,受益于其自身供需、价格波动特点,价格表现也会大概率强于工业品。

不过,在大宗商品市场整体转向的背景下,行业内部业已产生了一些影响。

仅以铜行业为例,上游原料端与铜价直接挂钩。“上游矿山成本线在42000元附近,在两次跌停前就已经十分接近。”魏雪表示。

而截至3月19日收盘,沪铜主力合约结算价已经跌至37980元/吨,矿山成本线随之被大幅击穿。

对于国内冶炼企业而言,虽然盈利主要依靠加工费及副产品收益,铜价的下跌不会带来直接影响和生产损失,但是随着供给端减产预期的增加,本身也不利于国内冶炼企业加工费水平的上涨。

至于终端工厂,铜价的回落则会增加其畏跌心理,采购节奏相应放缓。

 返回21经济首页>>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