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曝光 • 正文

湖南常德是谁在帮助黑恶老大逃避巨额税收!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nj45

湖南常德鼎区的那个浙江瑞安人陈永和涉恶涉黑的事实,经受害人戴建和的连续举报,相信常德鼎城区的人们已经看得真切,相信当地的扫黑除恶部门及其相关职能部门看得更加真切,至于查不查则又是一码事;至于至今没有查,是因为陈永和身后有保护伞,也因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过我相信在中央高层不断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引向深入的情况下,通过戴建和锲而不舍的揭露举报,陈永和及其保护伞也免不了打几个战栗、做几个恶梦,因为他们何尝不知道,做了恶事坏事损人之事违法乱纪之事,往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说不定哪天神兵天降将你拧走了!现在陈永和及其保护伞距离“摊事”之日又靠近了一大步:陈永和被曝涉恶涉黑之后又被爆出新的违法犯罪问题——逃避巨额国家税收!不过,久历江湖、桀黠狡猾的陈永和并不是采用伪造、涂改、销毁帐册、票据或记帐凭证,虚报、多报费用和成本,少报或不报应纳税所得额或收入额,隐匿财产或采用不正当手段骗回已纳税款等通常、惯用的逃税方式,而是采用了“釜底抽薪”的“大手笔”方式即通过让企业虚假破产的方式逃避税收。原因很简单,采用常规的逃税方式,只能逃小税、中税,难以逃大税、巨税。显然,采用虚假破产的方式逃避巨额税收,少不了国家公职人员的配合与帮助。陈永和为了顺利地通过虚假破产逃避税收,将一些能帮到他忙的公职人员拉到一条船上,而借用司法机关的保护伞替自己“遮风挡雨”。事实上,鼎城区和常德市的税务部门的公职人员及个别政府官员,都被陈永和用利益链绑定了,难怪被绑定的公职人员和政府官员都“齐心协力”地帮助陈永和逃税。陈永和能用弄虚作假手段让根本不符合破产条件的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顺利破产,这期间有多少双黑手在帮助陈永和?在此,本博主要对那些赤膊上阵帮助陈永和逃避税收的公职人员大喝一声:请你们赶快悬崖勒马、到此止步,否则,你们肯定迟早会被拉清单的,我把话撂到这里,勿谓言之不预也!

  附:常德黑老大陈永和企图通过虚假破产逃避巨额税款

  我叫戴建和,系浙江省温州市人。在这里,我要借助网络公开揭露湖南常德以陈永和为首的黑恶团伙,勾结政府部门和国家公职人员逃避巨额税收的违法犯罪行为,以期引起上级纪委、监委、上级税务机关以及广大公众的关注和重视,让偷逃国家巨额税款的陈永和及其保护伞受到国法的严厉惩处!

  2013年8月4日,陈永和与常德鼎城久光国际商厦签订承担经营协议,承包期限为2013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承包期间租金收入一亿多元,分文未申报纳税。2019年3月,常德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开展税收检查,久光商厦被确定为重点检查对象。该局二次邀请我到常德参加查前研讨会,向我咨询稽查方法、做好稽查预案,事后稽查局又实地进行三次暗访,最终组织了10人,对陈永和的久光商厦进行了突击检查,斩获颇丰。

  事后经办人告诉我说:稽查人员当场查获了陈永和的所有租赁合同、租金收据、银行帐号,各类原始凭证及账册等, 初查发现存在严重偷税问题:经估算,久光商厦的租金收入高达一亿多元。假如租金以1亿元计算,陈永和应补房产税1200万元、增值税(营业税)及附加税550万元,个人所得税1600万元,所偷税款罚款一倍3350万元、滞纳金2140万元,合计:8840万元。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逃税罪的顶格刑罚是7年有期徒刑,陈永和无疑属于“顶格”级别的犯罪!

  然而,陈永和为了逃避巨额税收和逃避法律制裁,动用长期经营的各种社会关系及蓄养黑势力的保护伞,开始了一系列的“减税”运作。据了解,陈永和多管齐下、多策并用、多路并进:首先是打通分管领导及经办人的关系,让其替自己的偷税金额做“减法”,将“大额”便“小额”、将大案变小案、将重罪变轻罪、将轻罪变无罪。陈永和在外面炫耀说:他本应补罚税款几千万元,因负责本案的某副局长已给他摆平了,现在只需补税200万元;其次是拖,这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来一个月就可以处理完毕,却在举报人的N次催促下,才于2019年10月11日发出处罚告知书,本案被查人未提异议,应三日后发放税务处理决定书。

  2019年5月后,举报人多次向经办人及举报中心了解案件进展情况,但每次都以正在调查审理、暂时保密,查好后会告诉我为由予以推脱。税务处理文书发出这么久了还在打太极,就在2019年12月10日,举报中心的人还瞒着举报人说:案件还在市税务局审理,企图在拖延中通过操作假转包经营管理权、虚构经济纠纷、虚假企业破产以及虚假信访维权,实现其帮助陈永和和逃避巨额税务的经济处罚及刑事处罚。

  从鼎城公安要情通报来看,这简直是一场由陈永和在背后操作,多部门联手合作的典型的假上访、假破产的闹剧。

  按鼎城公安要情通报内容分析:

  1、根据鼎城区公证处公证资料显示,2013年8月4日,陈永和与常德鼎城久光国际商厦(合伙企业)签订的协议,承包经营管理7年,期限为:2013年10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发包人:常德鼎城久光国际商厦,承包人:陈永和。承包头二年免租金,后5年付租金3660万元。(常德鼎城久光国际商厦与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虽是两个公司,却是同一伙人、同样股份的公司)

  2、陈永和是自然人,纳税主体是个人,税法规定有生产经营就有纳税义务,照章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难道面对陈永和的巨额偷税,常德、鼎城政府各部门还以破产方式支持他逃避税款与法律责任吗?

  3、既然是陈永和承包经营,也是由陈永和与湖南德乐行商业管理公司签订转包经营合同,难道还需要与一个毫无关联的《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签订一个空洞协议吗?

  4、湖南德乐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5日,注册资本500万元。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拿什么物权去委托德乐行商业管理公司管理?“要情通报”说“经常德浙江商会引荐,于2018年7月26日与德乐行商业管理公司签订转包协议”,而常德浙江商会成立于2019年6月21日下午,时间上就对不上号。

  5、假如确实是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与德乐行商业管理公司签订了期限为2018年8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的委托经营管理协议,那么2018年8月后,稽查局就应对德乐行公司未申报纳税的租金收入予以补税、罚款及加收滞纳金,但直到现在,德乐行公司也未向税务部门补缴分文税款,稽查局也没有对其采取补、罚措施,对此,能否请稽查局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6、从德乐行商业管理公司作出2+5的租赁模式,所谓新引进的26户商户”以纯、古斯奴、忘不了、谷邦、灵笛、恩瑞妮、雅黛夫人、酒店、KTV“等等都是在商厦经营多年老商户,请问何来新引进新商户?哪家是引进的新商户?

  7、如果是德乐行公司已转包,那么2019年起诉久光宾馆欠付租金的原告怎么会是陈永和呢?

  8、鼎城公安“要情通报”称“陈永和主要精力放在经营桃源小微企业,无心继续对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管理”,而从工商企业登记信息上根本查询不到陈永和在桃源办企业的信息。

  9、就算“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承包经营管理,那么公司年租金收入2000多万元,扣除几个行政人员少额支出,其余全部是利润收入,需要破产吗?且如果是公司申请破产,也要全部股东同意作出决议,才能向法院申请破产程序,而至今该公司绝大部分股东还不知道有这回事,这个“产”如何“破”?

  10、既使是湖南久光百货经营管理公司破产,久光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商厦的使用权)已转交给德乐行公司支配,那么每年2000多万元的租金收入,德乐行难道还不够吗,其他商户还不是照样在经营吗?到底担心什么?

  综上所述,陈永和的所谓“破产”,实际上是陈永和及其关系网操作的由政府多部门配合的虚假破产闹剧,目的只有一个:将巨额偷税大案变一般性小案,再将一般性小案一拖再拖,待假破产成功后,则可以逃避所有陈永和应承担的税务补款、罚款及滞纳金,使国家8000多万元巨额财产无法追缴,而陈永和的偷税案最终归于一个零蛋!常德相关政府部门是在“以实际行动”支持黑恶社会头目陈永和获得更多的非法资金,怂恿他更疯狂更肆无忌惮地危害他人、危害社会!

  税收是国家的经济命脉,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陈永和黑恶集团挖空心思逃避税收,并不择手段地勾结国家公职人员为其逃避税收提供帮助,而采取各种手段,对政府进行渗透——通常采取的手段是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正是黑社会组织的一个重要特征。作为承担着为国家依法征税职责的税务人员(如某局长等),竟然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不仅默认陈永和逃避税收,而且为陈永和逃避税收出谋划策、提供帮助,这是典型的知法犯法和执法犯法,也是与当前中央打黑除恶政策相违背的违纪违法行为!在此,举报人希望有关部门和有关公职人员和与陈永和为首的涉恶涉黑团伙保持距离,坚持职业操守;坚持秉公办案,也希望常德纪委、监委和湖南省税务局盯住陈永和的偷税案,依法严厉打击以陈永和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及其背后的保护伞,为国家为人民追回(陈永和)偷掉的巨额税款!(举报人戴建和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承担内容不实的一切后果,如有关部门需要查看证据,请直接和戴建和联系)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