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曝光 • 正文

贵州省凯里市档案局国家干部焦仁斌以从事个人承包经营对我小组山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nj45

焦仁斌,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档案局国家干部,于2011年7月,以个人名义作为乙方与我炉山镇新山村(现与洛棉村合并)平寨组村民作为甲方签订荒山租赁合同书,该山林位于炉山镇洛棉村(原新山村)大坳劲(此处也叫瓦厂),当时我们老百姓文化水平低,不懂合同关键条款,但我们老百姓出于对焦仁斌的信任,就直接在合同书上面签字,现场还有新山村(现与洛棉村合并)村领导吴仕军作为租赁合同书的见证人(已签字),吴仕军现已是炉山镇政府的领导班子。
  一、租赁合同相关条款:
  (一)租赁合同:“二、土地用途及承包形式 1、乙方承租的荒山土地自主开发,荒山土地开发挖深在100厘米以内,乙方不得开发100厘米以外的深层矿产资源,用途为农业生态示范园建设、推广、培训、服务及农业种植和养殖 2、承包形式:个人承包经营”。
  (二)租赁合同:“三、租赁期限 租赁期限为30年,即自2011年7月3日起至2041年10月31日止。”
  (三)租赁合同:“六、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2.乙方的权利和义务 (5)乙方可在承包的荒山土地上建设与约定用途有关的生产、生活设施。乙方不得在承包地界内开采煤炭,采石、建砂场、砖场等 (7)乙方必须保护自然资源,搞好水土保持,合理利用荒山土地。”
  (四)租赁合同:“五、租金计算、付款方式 1.租金计算:甲、乙双方约定,该荒山土地租赁期限为30年,租赁费合计为叁万元(¥:30,000.00) 2.租赁费支付:乙方须在双方签定荒山土地租赁合同书当日,一次性缴纳30年的租金叁万元整,甲方收取租金时开付收款收据。”
  (五)租赁合同:“八、违约责任 1.甲方违约,须支付乙方违约金人民币贰拾万元整(¥:200,000.00),并退还乙方承包荒山土地所付的全部承包价款,同时对乙方的治理投入和治理成果合理作价,作价款一次性付给乙方,不得拖欠。2.乙方违约,甲方有权单方解除本合同,乙方在该地块上附属物和所建的建筑物及配套固定设施、固定装修等(不包括生产设备)全部无偿归甲方所有。同时,甲方不予退还乙方的承包款并收回荒山土地。”
  二、案件具体情况(事实)
  原本我小组山林覆盖着绿油油的原始生态植被,地貌完好,矿产丰盛,但在2011年至2019年期间,焦仁斌却趁我们老百姓在外奔波,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在从事个人承包经营活动中,在未取得相关部门批准情况下,先以“种植小树苗为名”强行对我山林大规模滥开滥采,强行破坏山体开挖运输车道,致使大量生态植被遭到严重毁坏,对自然资源造成的损失无法估计,之后焦仁斌再在被开挖裸露出的大片黄土之上种植小树苗,用于掩盖他滥开滥采的违法行为(详见卫星图、航拍图、现场图)。当我们老百姓有空从外面回来后,有村民向我们反映焦仁斌家族人员对我山林强行滥开滥采,以“人工蚂蚁搬家”的方式疯狂盗掘矿产资源(铝矿),且山体遭到破坏严重。我们得知情况后,立即到山林现场查看,发现山林被挖得乱七八糟,现场还遗留下一堆未来得及盗走的矿产以及一些盗掘手套等工具。
  2019年3月16日,我们把相关情况向炉山镇政府反映后,来到现场的居然是炉山镇政府的领导班子吴仕军,也就是焦仁斌搞个人承包经营租赁合同书的见证人,就针对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在从事个人承包经营活动中,作为现场监管第一责任人,致使大量矿产资源被盗掘以及山体遭到严重破坏的事实,他当时也只是草率、肤浅谈了一下,最后叫我们自己去找焦仁斌解决。
  2019年3月19日,我们小组代表几人到凯里市档案局办公楼找到焦仁斌进行友好交涉,开始他死不承认自己违约合同导致山林矿产被盗以及山体生态遭到严重破坏的事实,当我们小组人员拿现场照片给他看后,他却借口有事,要等清明节过后会主动找我们交涉。当时我们老百姓还信任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但居然没想到他却就交涉之事有意逃避半年多。
  期间,2019年3月28日上午,我们向凯里市纪委反映情况,工作人员看了材料后,却以涉及矿产为由,叫我们去凯里市国土局反映。2019年3月28日下午,我们向凯里市国土局反映情况,几天后,办案人员才到达山林现场,就针对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在从事个人承包经营活动中,作为现场监管第一责任人,致使大量矿产资源被盗掘以及山体遭到严重破坏的事实,他们当时也只是草率、肤浅谈了一下,最后也一样叫我们自己去找焦仁斌解决。
  无奈之下,我们于2019年9月6日向贵州省长信箱反映情况,并获省领导高度重视,当即下转地方。但20天后,省长信箱案件才刚转到炉山镇政府这环节,当天焦仁斌就马上知道我们在举报他,并理直气壮打电话过来无理取闹,说我们为什么举报他之类的话。很显然我们的举报信息在炉山镇政府这环节遭到背后保护伞泄密。
  2019年10月31日,炉山镇政府给出书面处理意见,表明已同市自然资源局进行调查,并没有发现焦仁斌存在什么问题,说这是集体土地租赁合同纠纷问题,并叫我们去镇政府参加调解,如果不服处理意见,可以到凯里市政府复查科(市信访局二楼)申请复查。
  我们之所以没有去参加炉山镇政府组织的合同调解,原因如下:
  第一、该租赁合同书的见证人就是现任炉山镇政府领导班子吴仕军(已签字),当初吴仕军作为村领导,就应当履行村领导的职责为我们老百姓理顺合同头绪并摸清焦仁斌的目的用意,方可确定是否签订这份租赁合同书,现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在从事个人承包经营活动中致使大量矿产资源被盗掘以及山体遭到严重破坏的事实,吴仕军对此本身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我们在省长信箱反映的案件在刚转到炉山镇政府这环节时,就遭到背后保护伞向焦仁斌泄密,泄密者明显与焦仁斌存在深厚的利益关系,才那么大胆泄密省长信箱案件。
  第三、炉山镇政府有意回避焦仁斌许多明显的违法乱纪等行为:
  1.作为国家干部从事经营活动方面
  (1)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九十四条 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活动,有下列行为之一,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六)有其他违反有关规定从事营利活动的。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七条 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3)根据《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第一章 廉洁从政行为规范 第二条 禁止私自从事营利性活动。不准有下列行为:(一)个人或者借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
  (4)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 非法经营罪 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5)在2011年至2019年,历经十八大、十九大,在中央三令五申的情况下,焦仁斌以个人名义签订租赁合同搞个人承包经营,从事营利性活动长达八年之久,且在经营过程中,导致大量国家矿产资源被盗,原始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如果每个国家干部都像焦仁斌一样以个人名义签订合同,去搞个人承包经营活动,利私损公,那国家的市场哪里还有秩序可谈!
  2.关于破坏生态环境滥开滥采等方面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 非法采矿罪 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破坏性采矿罪】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采取破坏性的开采方法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八条 环境监管失职罪 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导致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造成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3)在2011年至2019年期间,焦仁斌身为国家干部,对环境保护负有监督责任,作为个人承包经营者,更负有管理责任,且是现场监管第一责任人。焦仁斌却趁我们老百姓在外奔波,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在从事个人承包经营活动中,在未取得相关部门批准情况下,强行对我山林滥开滥采,强行在山体间破坏性开挖运输车道,导致大量国家矿产资源被疯狂盗掘,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在这期间,焦仁斌既没有按合同约定向我们老百姓主动交代并承担责任,更没有向相关部门报案或反映情况,反而是我们老百姓从外面回来后,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便立即报案或反映情况,当我们老百姓去找焦仁斌进行友好交涉时,焦仁斌却有意逃避半年多。焦仁斌明显在有意隐瞒包庇盗贼团伙搞监守自盗的勾当。
  (4)虽我们老百姓长期在外奔波,但有村民在现场发现焦仁斌家族人员在我山林强行滥开滥采盗掘国家矿产资源,后来我们从外面回来后,在山林现场发现了盗贼团伙遗留下的劳动手套等盗掘证据,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进行指纹勘验。
  (5)在当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那么久以来,涉及到我们老百姓反映强烈的生态环境破坏问题,以及漠视侵害我们老百姓利益的不正之风问题,焦仁斌作为国家干部,对上级没有如实自查自纠主动交代问题,对我们老百姓更没有主动交代并承担责任,明显背离初心,在我们老百姓眼里,已根本谈不上是一位为人民服务的干部。
  (6)根据焦仁斌在合同里面签订的条款内容:租赁合同价3万元,租赁期限为30年,我方违约就赔焦仁斌20万,并退还他承包荒山土地所付的全部承包价款,同时对他的治理投入和治理成果合理作价,作价款一次性付给焦仁斌,不得拖欠,这样,从2011年算起,如果我们老百姓违约就得赔偿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有可能100万元以上,但若焦仁斌违约,合同无体现价款赔偿,这严重失显公平。焦仁斌身为国家干部,利用这种黑恶的条款来蒙蔽辖制老百姓,以便滥开滥采牟取个人私利,这比黑社会手段还恶劣,这种思想黑恶的干部,却依然混在干部队伍里面那么久;像这样的国家干部,如果走上领导岗位,那对国家损害就必然会更大。
  (7)根据聚焦涉黑涉恶问题重点打击二十类黑恶势力 “5.在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矿产资源等行业领域,强揽工程、恶意竞标、强占运输市场、非法占地、滥开滥采的恶势力”。
  (8)关于一些“以种植小树苗为名”在矿产领域滥开滥采恶势力的危害性:1.利用农村老百姓文化水平低下或老实特性,假装以其他目的用意先把矿产丰盛的荒山租下,2.时机成熟后,背后趁机以种植小树苗为借口强行大规模滥开滥采,3.盗矿得逞后再种植小树苗加以掩盖滥开滥采的违法行为,4.待小树苗长大增值后再卖到其他地方种植,这时又以换种其他小树苗为借口,背后再次趁机对深层矿产资源强行滥开滥采,5.利用合同关键条款辖制对方,在长期的租赁期限条件下,背后不断以“挖又种,种又挖”的手段逐渐蚕食深层国家矿产资源,这样反复循环,直到把山体深层的国家矿产盗光。
  综上诸多原因,在当前中央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相结合严打的情况下,焦仁斌身为国家干部却没有受到一点皮毛影响,明显背后保护伞在袒护焦仁斌。。。。。。
  我们于2019年11月25日到凯里市政府复查科(市信访局二楼)提交复查申请,工作人员接到申请后,回复我们15天后给予答复。我们一直等到2019年12月9日满15天整的这一天,凯里市政府复查科给出的书面意见是不予受理,叫我们自己去找相关部门处理。
  焦仁斌在凯里市工作那么多年,本来就与许多部门有长期的工作来往,况且还曾经是一些领导的司机,在凯里市具有一定稳定的势力,我们作为基层的老百姓还能拿他怎样呢?所以,现在我们老百姓感到再反映下去也没有什么可保密性的了,还不如趁早把我们反映的情况分享出来,让那些既可为老百姓办实事又可减轻老百姓负担的部门知道。
  自从2019年3月16日开始,我们向多个部门反映情况到现在有9个多月了,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依然在当地安然无恙,一直没有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或者向我们老百姓认错,目前他所种植的大片林木依然霸占我小组山林,我们老百姓担心焦仁斌这位国家干部哪天又“以挖树到别地种植的名义”,背后再次强行对我山林滥开滥采。因此,我们不知道哪些部门既可为老百姓办实事又可减轻老百姓负担,希望看到我们反映情况的相关部门,请及时帮助解决,为民除害,在此,我们深深表示感谢!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