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曝光 • 正文

浙江天台县郑治平20年申冤路,法院你辨你的,我判我的,法理在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nj45

申诉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治平,男,1952年3月28日出生,汉族,浙江省天台县人,初中文化,农民,现住天台县城关镇赤城路皮革厂小区。
  被申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潘建桔,女,1952年9月10日出生,汉族,女,浙江省天台县人,中专文化,教师,住天台县城关镇石寨路5号。
  申诉人郑治平因与被申诉人潘建桔故意伤害一案,不服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台刑一终字第23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提出抗诉
  2.请求重新审判申诉人故意伤害一案
  3.请求重新鉴定
  事实与理由:
  一、案件基本认定事实错误
  申诉人郑治平没有用脚后踢潘建桔的行为,潘建桔的右膝部受伤系其穿高跟拖鞋在追逐申诉人的过程中扭曲摔倒后所致。
  申诉人郑治平在原审判决和上诉裁定中都被认定为因其见潘建桔拉扯其衣服不放而即用脚后踢潘建桔右膝部导致潘健桔左膝部三根韧带断裂造成重伤,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首先,法院作出故意伤害罪的依据在于证人朱岩根(潘建桔丈夫)、证人丁再义(潘建桔表兄弟),证人范筱英(邻居)、证人严弘(案发时不在现场)、证人褚玉珠(案发时不在场)的证言,并未有其他证据佐证证明申诉人郑治平用脚后踢潘建桔的伤害行为。证人朱岩根和证人丁再义是潘建桔的利害关系人,其证言证明力低。证人褚玉珠案发时并未在现场,而是听潘建桔转述的“脚被踢断”,证言证明力低。其次,根据法庭审判记录证明,以上所有证人均未出庭,没有经过公诉人、被害人、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就作为定案的根据。再次,证人证言之间相互矛盾、证人有意作伪证。根据证人范筱英的证词,其没有向严弘打电话。而证人严弘声称其接到了范筱英的电话,二人证言存在矛盾。证人严弘声称自己在现场看到了申诉人郑治平踢伤潘建桔的右膝,但是根据公安询问记录,严弘根本不清楚现场有几个人,案发时为上午十点,周围并非有大量人聚集而是只有几个人,正常人是可以看清现场有几个人的,据此可以证明证人严弘有意在作伪证,其证言不应采纳。因此二审认定郑治平有用脚踢伤潘建桔的行为属于案件基本事实认定错误,申诉人郑治平未有故意伤害的行为。
  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首先,二审裁定是根据浙江省人身伤害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认为被告人实施伤害行为与被害人所造成的伤害后果因果关系存在。但浙江省人身伤害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存在很大问题:(1)鉴定是根据“2001.4.18浙二医检查和2001.8.27省人民医院检查”,属于文书鉴定,而人身伤害鉴定一般本应是活体检验。(2)鉴定题目和落款公章不一致,题目是省人身伤害鉴定委员会,公章是浙一医人身伤害鉴定章。(3)鉴定人未有鉴定签名。鉴定书上打印有四名鉴定人,但无一人签名。可见该鉴定缺乏形式要件,因而不具备证明力。
  其次,本案中被害人潘建桔的伤势程度有五份伤情鉴定和伤情说明,其中只有天台法院医学活体检验(2001)5.23在鉴定结论中写到:被鉴定人潘建桔的右膝受伤是受钝性暴力作用。其余几分鉴定并未给出被害人潘建桔的右膝受伤是否是外力踢伤所致的鉴定意见,而只鉴定了被害人潘建桔的伤情程度。但在天台法院医学活体检验(2001)5.23中也并未分析论证被害人潘建桔的右膝伤害为何是外力踢打所致而非自身跌倒所致的原因。因此根据以上的伤情鉴定不能证明被害人潘建桔的右膝受伤是由于申诉人郑治平外力踢伤所致。
  根据被害人潘建桔受伤后在医院时,医生体检“一般状可,右膝内侧至踇数处擦伤出血”,可以看出被害人潘建桔的右膝伤害属于擦伤。在伤情鉴定时本应鉴定伤害是属于直接暴力外力所致还是自身跌倒所致,但是本案判决所依据的鉴定意见均未在这方面进行鉴定。
  综上所述,上诉裁定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不清,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提起申诉的条件。根据现有证据可能对原审被告人宣告无罪,因此本案申诉在刑罚执行完毕两年后提出申诉符合法律规定。
  因此,特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希望最高人民检察院可以依法受理提起抗诉。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郑治平
  联系电话:13968597000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