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民生 • 正文

广东省东源县人民法院罔顾事实胡乱裁判,至农民工受伤无钱医治处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admin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原告):陈明国,男,汉族,1956年1月14日生,四川省营山县灵鹫镇库路村4组人,身份证号码:512924195601142632。
  法定代理人:苟玉清,女,汉族,1965年2月21日生,四川省营山县灵鹫镇库路村4组人,身份证号码:512924196502212628,与上诉人系夫妻关系。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河源立方市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625688667734F,地址:河源市群丰拆迁安置点兴源北路北一排第四栋第15卡。
  法定代表人:朱玮玮,系该公司执行董事、经理。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河源市诚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625570151775P,地址:东源县仙塘镇中心市场A栋第26卡。
  法定代表人:刘远山,系该公司执行董事、经理。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东源县顺天镇人民政府,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4416250072645782,地址:东源县顺天镇街道。
  负责人:陈伟辉,系该镇政府镇长。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廖建林,男,汉族,四川省营山县骆市镇五包村二组人,身份证号码:512924197501271356。
  上诉人与四被上诉人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源县人民法院(2019)粤1625民初1090号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起上诉。事实及理由如下:
  一、原判决部分事实认定错误,具体表现在:
  1.原判决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上诉人的残疾赔偿金与法律规定不符,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一审中上诉人提供了在城镇的租房协议及出租方房屋产权证明、上诉人户籍地村镇证明其长期在外务工的证明,原判决在事实认定部分也认定了“原告作为长期从事建筑工作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上述证据足以证明上诉人长期在从事建筑工作、收入来源于城镇,且居住消费在城镇。原判决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与事实不符,也与判决书认定前后矛盾。
  今年5月5日,党中央、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十七)指出:“···改革人身损害赔偿制度,统一城乡居民赔偿标准。”原审判决,明显违背了党中央、国务院党规定。
  综上,上诉人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42066元计算。
  2.原判决将上诉人治疗期间的纸尿裤费用认定“应计算在医疗费之内,且原告未提供相应票据,故不予认定”,与事实不符。作为一个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病人所用的纸尿裤不属于医疗用品,也没有任何一家医院将病人用的纸尿裤纳入医疗用品、医院药房也不出售纸尿裤,不会将纸尿裤费用纳入住院医疗费用。病人所用的纸尿裤都是外购使用,且外购时商店一般也不会开票据,加之事故发生后,原告家人证据意识欠缺,未及时收集购买纸尿裤的票据。但纸尿裤又是确实购买并使用了的,这符合原告病情,且得到了伤残鉴定的应证,一审判决也计算了后续的纸尿裤费用,故原判决不支持上诉人住院期间纸尿裤费用是错误的。
  3.原判决认定的精神抚慰金标准明显过低,广东省的标准应为10万元。且原判决在确定精神抚慰金时明示“已考虑当事人过错程度”,而在责任划分时又再次计算上诉人过错程度,属累计重复计算,有意加重上诉人的责任。
  4.原判决确定的后续治疗费明显过低且计算错误。《司法鉴定意见书》确定的后续治疗费用是“每月不少于2500元”,不是每月2500元。从近几个月在医院治疗的开支来看,每月至少3万元左右。因此,法院在确定判决金额时,应在鉴定意见书确定的底线数额基础上,结合实际病情情况确定合理数额,而不是以底线数额为标准计算赔偿金额。在起诉状中,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是2年更换一个床垫,上诉人按5年计算,要求的是3个床垫的费用,而一审法院却减少一个,明显不合合理。
  同时,原判决计算治疗费时,将2500元/月×12月×5年=150000元,错误计算为60000元。有明显偏袒被上诉人之嫌。
  上诉人坚持按照一审请求的每月4500元标准计算后续治疗费用,按照三个床垫的费用计算。
  5.原判决将后续护理费的标准确定为120元/人/天明显偏低且不符合规定。依据2019年7月31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文件:《广东省2019年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粤高发(2019)100号)明确,2018年度广东省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8258元,折合每日工资标准为161.83元。
  一审判决将后续护理费按照120元/每天的标准计算,明显低于上述文件标准。也低于上诉人主张的150元/人/天的标准,还与判决书在确定住院期间护理费时采用的150元/天的标准不一致,更没有考虑物价上涨的客观因素。既不合法,更不合理。
  上诉人坚持按照150元/人/天的标准计算后续护理费。
  6.原判决对上诉人亲属探望产生的必要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不予支持明显错误,应当予以支持。事故发生后,上诉人的直系亲属必然探望,也必然产生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这些损失理应得到被上诉人的弥补。
  上诉人坚持要求被上诉人赔偿亲属探望产生的必要的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共计30000元。
  7.原判决对上诉人治疗期间产生的外购药品费用不予支持是错误的。这些外购药品是根据医生的要求购买,且用于上诉人的治疗。
  因此,对于上诉人外购药品费12936.8元,以及血氧仪119元,共计13055.8元,被上诉人应予赔偿。
  二、原判决认定上诉人承担责任是错误的,上诉人无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上诉人从事的工作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高空作业,且没有任何法律规定禁止60岁以上的人从事上述工作。上诉人从事上述工作也是根据被上诉人的安排从事的,在工作中上诉人也尽到了其本人应尽的义务。一审判决以上诉人年逾62周岁,就认定“不应从事与自身年龄和体力不符的工作”,进而认定上诉人应承担部分责任,显属推理错误,年龄歧视。
  事实上,在一审法院查明的被告廖建林与被告河源立方市政建筑有限公司签订的《东源县顺天镇“穿衣戴帽”工程劳务分包施工(泥水清包工)合同》中,明确约定:第五条:乙方工作···五、乙方进场后要服从甲方代表及管理员和现场监理人员指挥···。可见,被告方在现场是有管理人员的,该管理人员现场管理不到位,才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根本、全部原因。
  综上,被上诉人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三、四被上诉人应对上诉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河源立方市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为工程中标人,非法将中标工程转包给河源市诚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事故发生后又做假与廖建林签订假合同,理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廖建林做工的所有工资、工程款、以及前期支付的上诉人治疗费都是与河源市诚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结算的,在前期政府的调解中公司的代表是刘远贤,刘远贤是诚源公司法人代表刘远山的兄弟(或堂兄弟),其并非立方公司职工,这也说明工程是诚源公司在全权负责,也证实了非法转包的客观事实,故诚源公司必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顺天镇政府明知非法转包的存在而纵容、默许,在调解过程中故意将诚源公司的人说成立方公司的人,且对工程施工过程中的监管不到位,也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廖建林作为代表公司聘请上诉人到工地工作,并且与上述三被上诉人沉瀣一气,签订假合同,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本案的诉讼及上诉费用由四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四被上诉人承担全部的连带赔偿责任,本案的诉讼及上诉费用理应由其连带承担。
  上诉人作为一个农民工在工地工作过程中发生事故,受到伤害,被评为一级伤残,还在医院医治且需要长期医治。四被上诉人特别是两个公司和顺天镇政府对受害人不仅不闻不问,还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做假、造假逃避法律责任,更不用说承担社会责任。一审法院罔顾部分事实,明显偏袒被上诉人,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故依法提起上诉,敬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决上述的不合理、错误的部分,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还上诉人一个公道。
  此致
  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陈明国
  法定代理人:苟玉清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