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民生 • 正文

实各举报南京市政府和宿迁市政府扫黑除恶严重不作为。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nj45

我们是个群体,共200个人。我们年龄都是40-50之间,上有老,下有小,不料为黑社会所欺骗,至今血汗钱数万元仍然没拿回,请为我们主持公道。我们实名举报黑社会组织“江苏锦燊国际经济技术公司”,又名元博劳务公司。希望中央督查组关注我们这些苦命的民工,为我们伸张正义。

  发帖人姓名:石三石,王芳,吴鉴炎,马林,高洪成,马国涛,顾耀庭,吴红,沙兴妹,施仲华,王宗宝,郭雷,杨海,胡兴兴,陈峰,吴胜利,凌爱波,杜晓佟,孙良波,姚展望,刘利,张洪祥,花长华,唐玉娥,王长峰,邵敏,刘良顺,谈文平,刘芸,刘利,张卜平,夏建祥,王阿琴,王广清,董自华,张敏,刘俞飞,曹娟,李莲花,杨贝,吴磊。。。。。。合计为200人。


  2013-2014年,锦燊公司,又名元博公司,法人代表:仇炳权,仇一督,王月梅,仇松,共四个男的。该公司在各媒体发招工广告,称可以安排到新西兰高薪工作,我们当时打电话给南京市商务局,官员们说此公司持有国务院正规营业执照即对外劳务许可证,让我们放心报名。后来我们就去南京长江路徽商银行二楼这个公司报名交钱了,每个人28000.并且签了劳务合同。2014年5月,公司会计万燕打电话说我们被骗了,说公司已把我们的钱转移了,让我们去法院或公安局。后来我们赶到南京,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后来我们在2014年6-9月纷纷起诉到玄武区法院,判决公司一个月内退全款28000/人给我们,但是因为仇炳权等股东转移了钱,导致法院执行不了。2014年9月法院依法将该公司在商务局的100万保证金分给了走司法的100人,每个人分得10500元,其他的100人因为没走司法,所以基本上没要到分文。法院说对方将钱转移了,所以执行不了,让我们去公安,后来当年9月份我们都去了玄武公安经侦支队,但至今仍然无任何结果。

  2014年9月,我们200人一起去南京市北京东路的市政府依法上访,当时南京市公安局长亲自接待,公安局长拿着大喇叭叫我们去隔壁信访局开会,当时另外一个叫金仕鼎的公司,公司地址在元博隔壁,那个公司也骗了300人,两个公司共500人。我们500人被叫去隔壁信访办大院开会


  当时开会时,公安局也录了视频,我们也是依法上访,完全遵纪守法。公安局长拿大喇叭说“我是南京市的公安局长,你们民工被骗,我们很同情,骗子太坏了,请大家放心,犯罪分子一定会被绳之以法,血汗钱一定能要回”,我们都当场落泪了,也鼓掌了。后来公安局长又说“你们500人,一半江苏的,一半省外的,人也多,江苏13个地市都有,所以须要点时间来处理案子,但是请放心,今天只要当场登记身份证,回家后就可以等好消息,血汗钱马上就能要回,没登记身份证的不能保证要回钱”。后来500人按江苏13个市和外省各省份,隔成20多个房间登记,每个城市的都被登记在一块了。至今已过去四年了,犯罪分子仇炳权之类仍然逍遥法外,我们的血汗钱仍然没要回。令人遗憾

  我们近年多次打电话仇炳权,每次对方态度都很恶劣,说“老子黑白通吃,告诉你们老子就是黑社会,你们法院不是告了吗?告了又能拿我怎样?再讨要,老子弄死你们。死你八倒,抄你祖宗。。。”很令人气愤。中央三令五申严打黑社会,仇炳权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黑社会很厉害,希望中央督查组严查严打元博公司。

  4年已过去了,南京市公安局长的许诺一直没实现。作为江苏的父母官,为什么言而无信?你当时面对的是500个中年人,这500人对你充满了尊敬和期待。

  南京商务局,玄武区法院和玄武经侦支队四年来,严重不作为,导致我们500人至今没拿回血汗钱,请中央督查组追究这三个单位失职之责任。虽然仇炳权把民工的血汗钱转移了,但是你们两个单位就能以此为借口不闻不问吗?我们希望能尽快解决此事,拿回血汗钱。另外一方面,正是当时商务局告诉我们元博很正规,我们才交的钱,现在商务局也不闻不问了。


  如果此事仍无法解决,我们500人准备不久后去北京上访,追究上面三个部门的失职。南京市公安局长哄骗500民工说“只要当场登记身份证,就能马上拿回血汗钱”,我们也要追究其失职之责任。仇炳权口口声声说自己黑白通知,说自己是黑社会,也请中央督查组查明该黑社会团伙的明细。

  仇炳权,仇一督,仇松,王月梅现今又用我们的血汗钱,增开了几家新的诈骗公司。分别是:上海实英公司,在上海普陀区祁连山南路2891弄105号4173号。另外一个是宿迁友邦劳务公司,在宿迁宿城区马陵路葡萄酒厂宿舍楼107室,令人发指。

打赏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