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民生 • 正文

科主任勾结专家收取索命红包,同煤总医院草菅人命不给公道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nj45

之所以我们通过网络控诉山西省大同市同煤总医院陈向东,是因为我们的亲人赵香桃去这家医院做腰椎手术死亡的前后,这家医院勾结来自北京的专家张立教授胆大包天索要高额红包,在施行手术中全部采取草菅人命的诊疗行为。
  56岁的赵香桃死在同煤总医院,他们不是仁道解决问题,在故意拖延时间达到无法事件的罪恶目的,也动用二三十个保安及社会人员殴打家属,气焰嚣张,和收取红包一样继续无法无天。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骨科主任索要巨额红包丢掉了赵香桃的命

  同煤总医院号称是一所获得了百姓的一致好评的三甲医院。他们说始终秉承“患者需求是动力、患者满意为标准、患者感动是追求”的服务理念,不断改善医疗服务环境,优化医疗服务流程,提升医疗服务质量,保障医疗服务安全,努力实现群众便捷、安全、有效的就医环境,着力打造百姓满意医院。
  于是,几年来深受腰椎管狭窄折磨的赵香桃选择来这家三甲医院施行手术。赵香桃住进了同煤总医院之后,骨科李喜柱主任动员我们请北京的专家来施行手术。
  病人只有听医生的,我们也相信来自北京专家的权威。
  专家来了除了正常的收费之外,还通过微信讨要红包,在讨价还价中,红包从一万五千元涨到了两万,手术前支付一万五,下了手术台再次支付五千元。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我们知道医生是绝对不准收取红包的,但专家有这个要求,病人的性命掌握在专家的手中,我们只能听从同煤总医院骨科主任李喜柱的摆布,将15000元所谓专家费用直接交于骨科李喜柱主任,无任何票据。
  李喜柱主任收下了我们巨额红包,我们心也就踏实下来,我们还能不踏实吗?
  赵香桃是自己用行走的方式到了这家医院住院,在住院中还能缓慢行走,同煤总医院九年前就是三甲医院,给赵香桃施行手术的又是来自全国的顶尖专家,他们还心安理得主动索要了红包,作为赵香桃的家属 ,我们还不放心吗?
  可是,我们等来的不是亲人赵香桃的康复,而是等来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索要红包的专家张立教授如此草菅人命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同煤总医院为何从北京请来了张立教授来给赵香桃施行手术呢?
  张立教师为何通过李喜柱主任有胆大包天索要红包的资本呢?
  “拥有临床医学博士学位的张立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张立教授受到了严格的脊柱外科临床训练,积累了较丰富的临床工作经验,有较高和较全面的临床医疗技术水平,能独立处理绝大部分脊柱外科的疑难病症及有关手术,已完成近数千例脊柱外科手术。”
  通过微信索要巨额红包的北医三院张立教授来到了大同。
  2019年7月21日这天,专家赶到后,手术前未对赵香桃进行任何查体,手术时间长达十二和小时。
  当天深夜22点左右,我们被带到了李喜柱的办公室,张立教授和骨科主任李喜柱、骨科住院医李春林、麻醉师冯国华说:赵香桃呼吸和心跳停止、差点死了,现在抢救过来了,需要转ICU治疗。
  麻醉师冯国华说:“现在呼叫病人时病人可以睁眼。
  实际上,他们已经抢救了赵香桃4小时了,期间,无任何人向我们交代过病情,不知发生了什么。
  好好的一个人进去后竟成这样,我们实在难以接受,但为了后续治疗仍配合医生。
  病人没出手术室,病情危重,花了高价请来再次索要走了巨额红包的专家却要提前离开,我们请求专家多做停留看看母亲的情况再走。
  骨科李喜柱主任给我们的答复是:我们不能非法扣留专家。
  张立教授一走了之,赵香桃在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开压药维持血压的情况下,由手术室直接转ICU治疗。
  我们强烈要求看赵香桃一下,在ICU室里,赵香桃已经处于深度昏迷、血压低、血氧饱和度低、病情非常危急,呼叫根本不能睁眼,麻醉师所说的病人可以睁眼,实际上是病人在不停的抽搐。
  收红包却要丢掉赵香桃的命,李喜柱主任担心东窗事发,手术6天后,他以给赵香桃交押金的的幌子交出了4000元。
  在ICU维持治疗3天,我们进去探望,发现赵香桃一侧瞳孔散。当天进行头颅CT检查,结果诊断为:弥漫性脑水肿,蛛膜下腔出血,脑梗死。
  2019您年7月24日下午进行了全科会诊,给出治疗方案是加大脱水计量,未提及到是否需要手术,也没有签订过不同意手术治疗的书面文字。
  北京来的专家和同煤总医院的李喜柱等瓜分了红包,实际上施行了一台草菅人命的失败手术,腰椎手术导致了赵香桃脑梗死等死亡,正式宣布死亡的时间是2019年8月2日的凌晨。

  赵香桃之死,同煤总医院难道就能逍遥法外吗?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赵香桃意外死在索要巨额红包的北京专家之手,神经外科庄国涛医生不知分到了多少红包,他却在会诊记录里不负责任的写到:家属不同意手术治疗。
  赵香桃不明不白死了,同煤总医院的医患办的安科长说:在我们这里,绝大部分的案件都能调解成功。
  于是,我们和医院签订了同意协调的协议书,在为进行尸检的前提条件下,医院却给了我们如此的专家意见书:从现有资料分析,赵香桃的死亡与同煤总医院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无法判定。
  赵香桃死后一直停放在医院的太平间,医院从未提过是否同意尸检,病例里无任何不同意尸检的签字。
  我们拿到了所谓的专家意见书的时候,尸检期限已过,无法进行尸检。此时的这家一点也没有医德的医院却说我们不同意尸检,这不是掩耳盗铃的草菅人命还是什么?
  2019年8月16日,我们向医院递交书面申请要求复印全部病历,医院拒绝提供。
  之后,我们两次向大同市卫建委递交申请要求介入,在赵香桃不正常死亡时20天之后,,同煤总医院才将全部病历资料复印。
  我们强烈质疑,同煤总医院雇佣来的手术专家资质及与医院履行相应程序是否合法合规,专家是否具备外出行医资格,是否符合多点执业标准,在病人术前术后及死亡后专家是否履行应尽的职责,患者在手术中出现意外状况,麻醉及手术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所收取的费用是红包还是什么费用,是否符合三级甲等医院收费标准及规定,其医院管理是否存在问题,请求贵单位介入调查。
  赵香桃死了,医院未告知家属是否同意尸解明确死因,在等待医调委结论时,错过尸解期限,导致无法确定死因。
  同煤总医院管理混乱。科室负责人代表医院直接向家属索要所谓外请专家费用15000元、无票据的行为就是索要红包
  手术时,专家未进行任何查体、直接进行手术、后来患者未出手术室病情危重,专家直接离开,专家与医院未履行相关程序让人质疑。
  患者死亡后多次向医院提出复印全部病例,院方多次拒绝,时经一月才将全部病例复印、百般阻扰、无视国家规定。
  患者死亡后、医院未告知家属是否同意尸检,导致错过尸检期限、无法判定死因,院方推脱责任。在为赵香桃冤死喊冤中,医院指挥几十个保安向我们施暴。
  作为死者的亲人,我们跪求大同市和山西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启动调查程序,为我们的亲人赵香桃冤死在同煤总医院讨个说法。
  请同煤总医院拿出一点医者仁心的良知来,人死不能复生是事实,但我们需要赵香桃死亡的真相,你们要向支持医生收红包一样,勇敢站出来承担责任,不要将我们打造一辈子向你们喊冤的上访者。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