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民生 • 正文

【控告】武汉青山法院周翔林法官,处心积虑地制造假案错案,民事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nj45

 被控告人: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周翔林法官
  控告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周翔林法官,民事枉法裁判,审判行为舞弊,违法调解,程序严重违法,依强欺弱,赤裸裸地与原告方串通勾结,指鹿为马,处心积虑地隐瞒事实真相,帮助原告作伪证,人为制造假案、错案,用不利的判决和高额的诉讼费对我们进行判决报复,为上诉制造障碍,为三原告争取非法利益做进一步铺垫,环环相扣的操纵和布局,违背家庭伦理和家庭和睦,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和道德良知,性质恶劣,近乎酿成家庭惨案,已经达到了2006年最高检公布的枉法裁判罪的立案标准,我们在周翔林法官承办的两起案件中,身心严重受伤,深深地体会到了法官玩弄法律、运作案件、枉法裁判的种种伎俩,丝毫没有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更谈不上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了。
  法官手中的审判权事关生杀予夺和万千财产,对于枉法的法官,要剥皮式的展开事实证据与之博弈,对于心中没有职业良知,漠视法律尊严,把判决当儿戏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法官,要将他们像治理害虫一样清理出局。请求纪检监察部门和司法机关调处查理,责成有关部门依法惩处,严肃追究周翔林法官的责任,挽回错判导致的各项损失。本案一审二审判决书通篇没有分析说理,至今在裁判文书网上都查不到,至今不敢公开,强烈要求公开判决文书,公开庭审视频。原告用颠倒黑白、贼喊捉贼的谎言、造谣和伪证打赢的官司,即使这些无耻言行被当庭用铁证予以揭穿,都不影响周翔林法官明目张胆的枉法!
  周翔林法官过往不止一次如此枉法舞弊,其曾在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2013)鄂青山民一初字第00548号案中就因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违法调解,弄虚作假擅自延长审限,实体处理不当,被(2015)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2472号发回重审,受过院里的处分,现又在我们的案件中故伎重演,知法犯法,累教不改,性质愈加恶劣。
  本次举报控告并不是涉法涉诉案件,而是法官明目张胆的枉法,用“歪门邪道”对待两位年迈的当事人。我们是青山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7民初2783号赡养纠纷案和(2018)鄂0107民初782号继承纠纷案的两位当事人沈XX和XX华,今年分别85岁和61岁。这两起家事纠纷案先后被青山区法院同一法官周翔林揽在手中负责承办,周翔林一开始就采用违法的方式强制调解,在赡养案双方不同意调解且没有调解基础的情况下,自作主张,以劝压调,又擅自延长审限,以拖压调,然后勾结对方枉法运作出另一起继承纠纷的假案和错案,以判压调,最后在审限严重超期一年多被追责的情况下滥用自由裁量权突击结案,以不利的判决和高额的上诉费对我们进行判决报复。
  本来三个月内就能审理完毕的家事纠纷案件,让我们打了三年的官司,跑了上百趟法院,耗费的诉讼成本已经超过了判决的金额。
  追究法官违纪违法和枉法裁判行为,并不是以二审改判纠错为前提条件的,如果以二审改判或案件判决书为依据来追究法官枉法裁判和其他违法行为,以目前法院系统的层层维护,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现实中法官枉法被追究的案件,大部分都并不是依据判决被改判而追究法官责任,而是以事实和证据来认定法官责任的。上一级法院的纠错改判只是追究法官责任大小,定罪量刑的依据,而并非是认定法官违法行为的唯一先决条件。武汉市青山区法院的个别领导不但违反规定插手、干预、过问案件,而且面对周翔林一系列枉法行为,公然袒护该法官,刻意护短,认为该法官只是“办案有点粗糙”,认为二审判决书上并没有认定该法官违法,因此没有追究该法官任何责任,显然是担当不够,责任缺失,法制意识淡薄。

  现将周翔林法官程序违法和枉法裁判的问题,归纳总结如下:
  一.不经过法庭调查就认定事实,程序违法,踢给二审,变相剥夺双方的上诉权。居然把自己在前案中程序违法的事实作为后案偏袒对方的依据。赤裸裸地勾结对方当事人。
  周翔林在继承案未开庭前就把继承案买卖和赠与的争议焦点没经过法庭调查和辩论就故意认定为赠与,写在2017年的赡养案判决书中,逼双方上诉,踢皮球给中院,不上诉判决就生效,直接拿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赡养案二审为终审判决,变相剥夺双方的上诉权,不做法庭调查就认定事实,明目张胆地程序违法。因此,继承案立案后一直等待赡养案的二审判决书,导致继承案一直搁置不前,赡养案二审法官非常谨慎,并没有对继承案的争议焦点进行认定,造成周翔林承办的继承案又开庭三次,审理期限超过一年,在多次催促下周翔林滥用自由裁量权突击结案,而周翔林在继承纠纷案判决书中承认自己没有经过法庭调查程序违法,居然把自己没经过法庭调查程序违法作为袒护对方,反驳我们的依据,明目张胆地与对方勾结,赤裸裸的偏袒,实在拙劣。
  二.青山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7民初2783号赡养纠纷案和(2018)鄂0107民初782号继承纠纷案,两案审限全部超时。
  赡养案于2017年12月7日立案,适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在当事人多次投诉到法院监察室的情况下,才于2018年4月12日下达判决书,审限超期。然而周翔林故意把赡养案中房屋租赁合同的期限一年错误地写成租期为2月至4月三个月,故意把判决日期写错成2018年5月12日(后来下裁定补正),导致本案二审误以为沈XX只是在一审诉讼期间租房三个月,只能证明其有住房需求,没有按实际租房支出来计算赡养费,误导二审发生改判,周翔林歪曲事实,把判决日期写错,审限超期,宁愿挨处分,也要偏袒对方,可谓处心积虑,实在反常。该赡养案中的错误经过当事人再次去洪山区人民法院起诉和武汉中院二审才得以纠正。
  继承案于2018年3月23日立案,直至2019年3月23审结,转普通程序后又延长审限半年以上其间根本没有经过院长批准,没有告知双方当事人,在当事人多次投诉后,为了掩盖程序违法,先斩后奏,临时弄虚作假,该案一年多的审理期间中有半年时间是在等待赡养案二审判决书,后开庭三次,已在前文详细阐述。
  三.违法调解,以劝压调,以拖压调,以判压调,而且违规给我方律师和律所多次通电话打招呼,为操纵运作案件,寻空间,打基础。
  根据周翔林法官最先承办的一审青山区(2017)鄂0107民初2783号和二审(2018)鄂01民终5663号赡养案查明的事实:沈XX09年双眼患白内障,身患残疾,体弱多病,房屋漏水不能住人。本案三原告和沈XX住同一个街坊,对其生活不管不问,沈XX十年前把那套漏水不能住人的危房出售给XX华时已经和所有子女全部都商量过,实际上已经取得了三原告的同意、默认或追认,大儿子夏毓君后来反悔又要按当时的市场价分卖房款,多次逼要钱款,沈XX又多次把卖房款分给了三个子女,每笔都有记账,三原告在赡养案的庭审笔录里也承认收到了其中的部分钱款,三原告一直不赡养老人,变本加厉的争夺财产,闹进派出所不下三次,经社区领导多次解决未果,沈XX在街道办司法所的建议下,决定通过诉讼解决纠纷,又遇三原告以不正当的方式不断去法院疏通关系,阻扰和影响依法办案,三原告分了财产又不愿承担赡养沈正兰的义务,又以共有财产继承纠纷起诉沈XX和XX华,周翔林又承办了该继承纠纷案,未审先判,还没开庭就叫我们给三原告每人几万,或沈XX放弃索要赡养费去养老院,他来调解劝三原告撤诉,否则判决结果会对我们不利,还影响了他的调解结案率,全程以劝压调,以拖压调,以判压调,配合三原告做案子,最后发现沈XX还需要人赡养,判沈XX也执行不了,于是就想方设法往XX华身上判,最后结果是判XX华向三原告每人各支付2万元,判决书故意混淆各种法律关系,通篇没有进行实质分析,没有进行充分说理,没有引用任何法条,对诉讼时效的抗辩也视而不见,被继承人的遗产范围认定不清,实体处理不当。
  XX华及其家庭,付出得代价实在太大,遇到这种法官和难缠的亲属,实属悲惨,沈XX十年前退休金才几百元。XX华身患重病,每个月才两千多元退休金,独自照顾身患残疾的老母亲十多年,几乎耗尽了积蓄,其他三子女经济条件相当优越,远非常人能比,三人和沈XX住一个街坊,众所周知长期不孝敬父母,十年前施压沈XX要分卖房款,XX华之子低价出售了一套四室两厅的商品房为其筹措购房款,如果当初不出售该四室两厅的商品房,今天其价值也至少值两百万以上,XX华的家庭被三原告多次诽谤和骚扰,三原告不仅多次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欺骗法庭,虚假陈述,捏造和变造事实,还在周翔林承办的两个案子中作出互相矛盾的陈述,周翔林不但勾结三原告,居然给XX华和沈XX的律师打招呼,暗示律师出庭时“放水”,明目张胆地违法操纵案件。
  而三原告的律师秦丽因教唆他们三人虚假陈述,当庭歪曲事实,侮辱诽谤沈XX和XX华,被武汉市律师协会和司法局律管处通报批评,并建议律师不要再代理他们三人的案件。
  四.本案诉讼程序存在重大违法,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一审诉讼费为9800元,以简易程序预先收取三原告诉讼费4900元,转普通程序后,三原告逾期拒不补交转普通程序的4900元诉讼费又没申请司法救助,依法应当按撤诉处理,不应当支持其诉请,然而一审周翔林不但继续开庭审理,而且审限超期一年多,期间三原告又增加了两项大额诉讼请求,也没有缴纳任何诉讼费,依法也应当按撤诉处理,可一审都分别开庭审理,而且还支持了其中一项诉讼请求,明显违背《诉讼费用交纳办法》和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一审普通程序判决书中判决的诉讼费金额为4900元,然而当我们两位被告决定上诉时,一审却给我们开出了每人9800元的诉讼费缴纳通知书,企图用高额的上诉费给我们上诉制造障碍,一审明显程序违法,是法官故意偏袒一方还是一审法院与三原告间存在猫腻?法院有这么大的自主权?
  五.本案原、被告举证责任分配错误和不公导致错案,程序的不公导致实体结果的错误。周翔林故意操纵运作,前案为后案做铺垫,两案前后矛盾。周翔林在前后两个案子中赤裸裸地故意偏袒三人,处心积虑的歪曲事实,拙劣的表现在两个案子的判决书中有详细记载。
  法官错误分配举证责任,只能有两种情况,第一是业务不熟,第二就是毫无疑问地故意偏袒,根据《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一条:法官在履行职责时,应当切实做到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并通过自己在法庭内外的言行体现出公正,避免公众对司法公正产生合理的怀疑。
  继承纠纷中的侵犯继承权属于一般侵权,不属于举证责任倒置的法定情形,原告负有较重的举证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明确规定,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就产生该律法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在一审,二审中,三原告都没有举出任何证据证明其主张诉争房屋是申请人沈XX名为买卖,实为赠与给了申请人XX华,且三原告早在周翔林承办的(2017)鄂0107民初2783号赡养案判决书和答辩状中明确承认诉争房屋是买卖关系,而非赠与关系,并且还明确承认双方曾经对卖房款的处置经过了协商,明确承认对诉争房产过户出售一事知情,收到了沈XX给予的部分钱款,取得了三原告的同意、默认或追认,三原告分了财产不愿承担赡养义务,又在本案中起诉沈XX,主张房屋是名为买卖实为赠与,三人的自认和其在本案中主张的事实,互相矛盾,违背诚信信用原则十分明显,两名被告反驳对方的主张,却提供了一系列的证据,互相印证,明显处于优势证据地位,周翔林法官先是多次开庭不公平地加重两被告的举证责任,让两被告举证证明买卖关系,却又对两被告互相印证的证据视而不见,在三原告仅凭怀疑又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让两被告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显然是举证责任分配错误,因此,一审周翔林法官认定沈XX是将武汉市青山区42街20门5号房屋赠与给了XX华的基本事实,是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告又主张两被告是恶意串通,买卖合同无效,也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合同法规定合同无效的情形大概有三种:欺诈,胁迫和恶意串通。法律上规定证明恶意串通要排除一切合理怀疑,证明标准要高于一般标准,谁主张谁要拿出充分的证据。认定民事案件构成恶意串通事实的证明标准,实际是要将所有的合理怀疑都能排除,否则其主张的恶意串通的待证事实便难以认定。通过审查庭审笔录,可以确认诉争房产的买卖交易,是买卖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本案诉争房产买卖和拆迁都在同一年的年头和年尾,买卖在前,拆迁在后,买卖成交价是按当时房管局评估价133600元进行交易,该价格是房管局出具的真实评估价,是真实有效的,年底拆迁时的补偿单价也是真实有效的。以买卖合同的成交价低于拆迁补偿价认定恶意串通,显然是不成立的。恶意串通是指买卖双方以过低的价格交易房产,损害其他共有人的利益,比如市场价值几十万的房产,买卖双方签订合同仅1万元的价格成交,这种情况毫无疑问可以认定为恶意串通,本案沈正兰按当时市场评估价签订买卖合同出售房产后,只需把133600元的遗产部分分给其他共有人即可,买卖交易本身不存在损害其他共有人的利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买卖和赠与的区别实际上就是有偿还是无偿。认定房产是买卖行为,一般要提供房管局备案的买卖合同,买卖交易过户的税费发票,转账记录,现金付款情况下买受方的取款记录或者出售方的存款记录(出售方房款去向的证明)。
  两被告不但提供了房管局备案的买卖合同,以及房屋权属交易过户相关税费发票,而且提交了取款记录、房款用途明细、分给三名原告5万多元的记账明细清单和购房款的来源,举证证明了房款来源和房款去向,庭审笔录记载:XX华当庭突然接受法官和对方律师盘问时陈述支付购房款的钱来源于儿子当时卖了一套房的卖房款,经过法院调查,XX华之子的卖房交易合同显示,在购买沈XX的房产前一个月,XX华之子确实卖掉了一套商品房,并在之后取款了20万整给XX华用来付购房款,加上XX华之子的取款记录,取款时间就是XX华购房合同签订的当月2009 年2月12日,购房合同签订日期为2009年2月24日,支取现金金额为20万整,当时银行大额取现需提前预约,取款日期自然比购房合同签订日期稍微提前,实属正常,以上一系列证据和当事人的陈述可以相佐证,沈XX当庭接受询问时陈述XX华先后分两次用现金支付了购房款,一笔6万多,一笔7万多,沈XX还拿出了以往从售房款中分给三原告近5万元的记账明细清单,试想一下,一位85岁信仰基督教的老人在法庭上面对法官的突然审问会脱口而出地编造谎言吗?XX华当庭也承认了以上事实,两被告在六次开庭审理和法庭调查中分别都做出了合理的陈述和解释与以上证据互相印证,具备优势证据地位,和三原告的“零证据”相比,达到了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
  再者,三原告在周翔林法官承办的(2017)鄂0107民初2783号赡养案共同辩称:“沈XX将家庭房屋出卖获得了十几万,,,,,不需要其他子女承担赡养义务。”该案判决书和答辩状中都清楚地记载了以上事实:三人明确承认房屋是买卖关系,明确承认对房屋过户知情,过户行为经过了同意和默认,三人的自认,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规定的证据种类之一,依法应当作为证据采信。虽然在法院最后的赡养案生效判决书中可能并未涉及相关事实,甚至尚未对当事人的实体争议作出任何处理,但并不妨碍庭审笔录中当事人自认的事实,或者其他记录的案件事实作为证据独立存在。
  因此,一审、二审认定沈XX是将武汉市青山区42街20门5号房屋赠与给了XX华的基本事实,是缺乏证据证明的,同时也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六.被继承人遗产的范围认定错误,实体处理不当。把XX华夫妻共有房产的拆迁款当遗产分割,适用法律错误。XX华支付了对价取得诉争房产的产权,XX华和三原告不存在利益给付关系。XX华夫妻作为房屋产权人享有占有、使用、处分和收益的权利。
  2010年2月24日,沈XX与XX华签订武房字05第10126962号武汉市存量房买卖合同一份,约定沈XX将武汉市青山区42街20门5号房屋以133600元的价格出售给XX华,且房管部门出具的查询单上显示当时该房产的市场评估价也是133600元,该查询单上的评估价是真实有效的,双方以市场评估价成交。2010年10月23日,XX华与武汉市青山区土地整理储备事务中心签订《住宅房屋拆迁货币安置协议书》,约定被拆迁房屋按照4797元单价计算补偿费用,加上各种安置补助,总计补偿303664.16元。
  依据一审认定诉争房产按份共有沈XX个人拥有房改房产权77%,二审认定房改房产权是夫妻共同共有,沈XX个人占50%,另外50%由沈XX和四个子女平分,沈XX个人就拥有60%,加上XX华拥有的10%,一共70%,一审和二审认定的沈XX和XX华的产权份额加起来都已经超过了整个房产的三分之二,依据物权法第九十七条,按份共有超过三分之二就有权处分整个不动产,无须其他共有人同意。该规定属于效力性规范。三被申请人主张未经共有人同意,转让房产构成无权处分,以此认定买卖合同无效,其依据实际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中关于房产交易未经共有人同意,不得转让房产的相关规定,但该规定属于管理性规范,而非效力性规范,不能以此作为确认合同效力的依据,我国《物权法》九十七条关于按份共有财产的处分,实际上采取了“多数决”的处分方式,摒弃了传统民法全体共有人一致同意的原则,兼顾了公平原则和效益原则,按照该条规定,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有权独立作出处分行为,而无需征得其他共有人的同意。该效力性规范广泛应用于按份共有财产的处分权及合同效力的案件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规定:因日常生活需要处理夫妻共有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依据青山区(2017)鄂0107民初2783号和武汉市2018鄂01民终5663号赡养案中查明的事实:2009年沈XX独自居住在诉争房屋内,因该房屋漏水不能住人,沈XX患双眼白内障,生活不便。沈XX决定把该房产挂在中介出售,其因生活所需处分财产,依据该法律规定同样属于有权处分。
  XX华是否构成善意取得只针对出让人无权处分的情况,本案沈XX和XX华的产权份额加一起对整个不动产是有处分权的,况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不论沈XX拥有诉争房屋产权是按一审认定的夫妻按份共有77%产权还是二审判决认定的夫妻共同共有50%产权,她作为登记产权人都有权处分整个房产,并合法有效地签订转让合同。沈XX是把房产合法有效地处分给了XX华之后房产发生的拆迁,即使诉争房屋有遗产,无论是买卖合同还是赠与合同,都不影响合同的效力,都应该按房屋过户时房管部门出具的市场评估价133600元来确定遗产范围,该价格是当时房屋真实价值的体现,不能延展和跨越到分割XX华的拆迁补偿款,根据《物权法》的规定拆迁补偿款是XX华夫妻作为房屋产权人享有占有、使用、处分和收益的权利。
  一审在沈XX有权处分整个不动产,审查了行政过户行为合法,合同订立合法且履行完毕的情况下,错误地认定被继承人遗产的范围,径行分割XX华夫妻名下共有房产的拆迁补偿款213562.44元,并把其当被继承人的遗产分割,违背物权法的规定,适用法律错误。
  七.本案继承权纠纷诉讼时效已过,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故意回避重要事实,隐瞒真相。
  被继承人夏X仁98年10月7日去世,至2018年3月23日提起诉讼,已是第20个年头,虽未超过20年不得起诉的诉讼时效,即使有诉权,但在双方早已经过了协商,三名原告同意和默认房产过户,明知或应当知道继承权被侵犯的两年内没有提起诉讼,已丧失了胜诉权,过了诉讼时效。因为诉争房屋早已经在10年前的2010年2月24日被处分过户,2010年10月23日又被拆迁灭失,产权证和土地证都已经注销,2012年8月22日拆迁款被XX华领取,即使诉争房屋存有遗产,其已经被侵权行为改变共有权属状态,物权法规定物权共有状态的消失是以转让和灭失为标志,诉讼时效应该从物权过户或灭失开始计算,遗产共有状态的消失节点2010年2月24日房屋被过户以及2012年8月22日房屋拆迁灭失XX华领取了房屋拆迁款都可以作为两年诉讼时效的起点。三原告对房屋的买卖过户和被拆迁是明确承认知情和应当知情的,又谎称不知情,前后的陈述互相矛盾,三原告曾在(2017)鄂0107民初2783号赡养案共同辩称:“沈XX将家庭房屋出卖获得了十几万,,,,XX华也承诺接受原告的卖房资产和原告的其他财产后,不需要其他子女承担赡养义务。”三原告不但明确承认诉争房屋是买卖关系,还明确承认双方曾经对卖房款的处置经过了协商,对诉争房产过户出售一事知情。
  三份出警记录均表明:XX华在2013年多次打110报案称因家庭财产与兄妹发生纠纷,亲戚上门来闹事,民警到达现场要他们协商解决。当时沈XX就住XX华家中,一审庭审笔录记载:所谓家庭财产不是这套诉争房产还能是什么?XX华因为什么情况多次报警?三原告在庭审中面对律师的质问都无言以对。
  本案一审庭审笔录记载:“夏毓胜和夏毓青都承认和沈XX同住42街坊,且承认他们的房屋同属一个拆迁办,并都声称2009年开始拆除,2011年拆完,还问过沈XX房产的拆迁情况,而且都知道房子拆迁后沈XX去了XX华住处一直和XX华住在一起,都承认XX华报警后,又问过沈XX房屋拆迁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2017)鄂0107民初2783号赡养案庭审笔录记载,夏毓君称:“我儿子上大学,结婚,沈XX确实给了钱,我逢年过节都去看望原告。”夏毓胜称:“我平时在外地工作,过年我去看望老人,还一起吃了年饭。”夏毓青称:“只有今年过年没有在一起吃饭,以前每年都是我召集大家吃饭。”既然三原告和沈正兰住同一街坊楼前楼后,一直有往来,沈正兰长达十年没住在自己的房屋内,房子又被拆了,过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一直对房产过户和拆迁不知情。三人自己的房屋和诉争房屋都是同一个拆迁办,同时被拆,同一个拆迁负责人,
  拆迁时拆迁办都会通知房屋权利人前去协商,三人既然主张自己是房屋产权人,就应当会关注房屋的拆迁情况,八年都没收到拆迁办通知,按照日常生活经验早应当去询问和查询,三原告对房屋过户和拆迁不知情,不符合常理,应当知情或明明知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一)自然规定以及定理、定律。(二)众所周知的事实。(三)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
  三原告对房屋过户和拆迁不知情,显然不符合常理,可推定为早已知情,已经过了诉讼时效。
  因此,根据以上(二)(四)项,两被告依法无须举证证明,一审认为两被告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诉讼时效已过,是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最没有争议的就是诉讼时效,三原告怠于主张诉讼权利,导致诉讼权利睡眠,进而导致争议标的物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三原告明确承认双方曾经对卖房款的处置经过了协商,对诉争房产过户出售一事知情,且已经同意、默认或追认,明知诉争房屋已经被转让、拆迁灭失,房产证和土地证都已注销的情况下,没有主张诉讼权利,应当视为对自己权利的放弃,法律不保护使诉讼权利睡眠的当事人,诉讼时效的抗辩在一审正式提出,却视而不见,如此偏袒,难免让人质疑法院的公正性和审判立场。
  八、一审周翔林故意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胡乱判案,认定沈XX和XX华故意隐藏侵吞争抢遗产,引用法条来减少两被告的遗产份额是适用法律错误。
  双方虽均为被继承人夏X仁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但根据《继承法》第十三条规定,对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缺乏劳动能力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照顾。
  沈XX和被继承人是共同生活多年的夫妻,沈XX年迈身患残疾,双眼白内障,缺乏劳动能力,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在本案中接受了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经武汉中院院长批准诉讼费予以免交。沈XX同时满足以上两条应当多分遗产的情形。
  XX华年过60岁,身患国家鉴定认证的重大疾病,缺乏劳动能力,生活有特殊困难,在本案中接受了法律援助和司法救助,经武汉中院院长批准诉讼费予以免交。
  以上事实有残疾证明,双眼白内障的手术凭证,街道办和司法局出具的法律援助经济状况证明表,重大疾病鉴定报告以及二审生效判决书佐证,因此,一审周翔林作为一名法官,不仅缺乏良知和专业水准,居然敢如此歪曲事实,胡乱判案,实属反常。
  九.一审周翔林把XX华经济适用房购房资格和购买东方雅园经济适用房的情形作为XX华是遗产受益人的考量,并刻意在判决书中反复加强渲染,为偏袒三原告寻求借口和铺垫。
  XX华按照货币安置协议,领取了诉争房屋的拆迁款后,经过了多次转账、消费、存入、支取使用。钱是种类物,不是特定物,钱款没有标识,并不断在流通,无法区分每一笔款项究竟是拆迁款还是夏毓华的个人财产,购买东方雅园的购房款和拆迁款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是一审认定的在拆迁款的基础上加1万多元购买的,而是另行出资购买。
  XX华的经济适用房购买资格早在2008年就已经申请通过,具有人身专属性和行政属性,是政府根据实际被安置人家庭经济情况给予被安置人的购房选择途径,不具备财产属性,不可以赋予其现金价值当遗产继承和分割,对于经济适用房购买资格而言,政府明确作出规定将安置对象严格限制为被拆迁户,禁止安置房资格的私自转让,该购房资格不能市场流通,不能交易过户,是属于XX华的购房选择途径,XX华可以选择购买市中心的商品房,也可以选择去购买偏远地区的经济适用房,XX华依照协议购买东方雅园的房产,是其自主自愿的行为,是其处分自身权利的自由,XX华可以购买,也可以不购买,XX华无论怎样决定自己的行为,都不会侵犯任何人的权利。
  该协议是政府和安置人之间的协议,其实质是一种选择,并不是取得物权的资格,更不是享有物权的资格,XX华签订的是货币安置协议,XX华另行出资购买的东方雅园经济适用房无论是购房款还是产权,在法律上与原诉争房产都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购买东方雅园经济适用房时价格低,现在有所增值,完全是市场因素,XX华当时不购买该房产,选择购买其他房产,同样会有所增值,如果因为房产增值认定XX华为受益人,那贬值了呢?同理,XX华当初购买沈XX的房产时,三原告施压沈XX要分卖房款,XX华之子低价出售了一套四室两厅的商品房为其筹措购房款,如果当初不出售该四室两厅的商品房,今天其价值也值两百万以上。因此,XX华购买房产的行为,是其处分自身权利的自由,作为民事权利人,自身享有增值收益的同时,也承担了代价和风险。因此,本案中经济适用房的购买资格是政府根据实际被安置人家庭经济情况给予的一种选择,XX华领取货币补偿款后可以选择支取消费,可以选择购买市中心的商品房,也可以选择去购买偏远地区的经济适用房。
  经济适用房没有缴纳土地出让金,不具备完全的产权,五年内不能上市交易,出售后需要补交土地出让金,其价值和流通性不能等同于商品房。一审周翔林未经评估就按周边商品房市场价肆意在判决书中赋予其价值每平米15000元,刻意营造一种氛围和错觉,让人误以为XX华通过诉争房屋的拆迁获得了巨大利益,并刻意在这一点上反复加强渲染,同时用不利的判决和高额的诉讼费阻止两被告的上诉,为三原告争取更大的非法利益做进一步铺垫,环环相扣的操纵和布局,可谓用心险恶。
  目前本案三原告通过不正当的方式去法院疏通关系,勾结承办法官,干扰、阻挠、误导案件办理,尝到了甜头,尤为得意,正沾沾自喜,到处传授“胜诉经验”,并用错误的生效判决申请强制执行了身患重疾的XX华的养老金和医疗费用,让XX华的生活雪上加霜。
  我们强烈请求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和司法机关对周翔林这一系列的行为进行彻查,依照《法官法》《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等规定和2006年7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施行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第4,5,6项的情形,制造假案,枉法裁判的,串通当事人制造伪证枉法裁判的,故意对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或者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而枉法裁判的,应予立案,依法严肃追究周翔林法官的责任,并纠正错误的判决,挽回错判导致的各项损失。
  还我们二人一个公道,还司法一份开明!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金陵网,今日金陵网|金陵最受欢迎的资讯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南京在线投诉曝光网址Www.NJ45.COM